• 本站所有文字内容均由GK体育亲自编译、整理,如转载请注明出处......

世界杯精彩瞬间之戈登·班克斯受伤

足球记忆 guokai08427 32701℃ 0个评论

世界杯精彩瞬间之戈登·班克斯受伤

世界杯精彩瞬间之戈登·班克斯受伤1970年四分之一决赛英格兰3-2负于西德后,阿尔夫·拉姆齐爵士与科林·贝尔和弗朗西斯·李一起离开赛场

    英格兰门将在四分之一决赛前因食物中毒下场,当时的世界杯形势并不乐观。

那天是6月12日星期五。此前一天,英格兰队以1-0击败捷克斯洛伐克队,获得C组第二名,晋级四分之一决赛。所有四场比赛都将在周日进行,这给了球队几天的休息时间。阿尔夫·拉姆齐认为,自己的日程安排已经足够宽松,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距离英格兰足球队下榻的希尔顿酒店不远的地方是瓜达拉哈拉的一家乡村俱乐部,这是一个时髦的高尔夫球场,内设有网球场、游泳池和时髦的酒吧,会员费每年1500英镑(相当于今天的1.9万英镑)。许多英国的足球名人,包括乔·默瑟、唐·里维和一些球员的妻子,都是为了参加世界杯而在那里扎营的。每次他们的教练经过,球员们都要求有机会参观。最后拉姆齐网开一面。

世界杯精彩瞬间之戈登·班克斯受伤英格兰球员布莱恩·拉邦、彼得·博内蒂、诺曼·亨特、博比·查尔顿(戴帽子)、博比·摩尔、艾伦·穆勒里、亚历克斯·斯特普尼和马丁·彼得斯在瓜达拉哈拉的球队酒店下榻。

    英格兰队带了很多他们自己的食物、饮料,甚至还有他们自己的马车去了墨西哥,但啤酒还是很安全的。在中世纪,人们整天都在喝这种饮料,因为酒精能够杀死所有让水变得不安全的令人讨厌的虫子。在乡村俱乐部,球队点了一轮啤酒。有人给了戈登·班克斯一个,就在那一刻,卫冕冠军对卫冕世界杯的把握被打破了。他在自己的自传《班克斯》中写道:“我不记得有人端给我的那瓶酒是不是当着我的面打开的,但我确实知道,喝了那瓶啤酒半小时后,我真的觉得很不舒服。”

每组的第一名都必须留在他们的第一轮基地参加四分之一决赛,而亚军则被迫离开。英格兰队将在距离瓜达拉哈拉几百公里的莱昂迎战西德队。他们想乘坐飞机前往,但被告知利昂机场的跑道太小,容不下他们的飞机(奇怪的是,德国飞到那里的跑道已经足够长了)。然而,在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的前一天,卫冕冠军们却被迫在没有空调的情况下进行了5个小时的长途旅行。他将住在旅馆里,而保加利亚人——现在已经被淘汰了——在小组赛阶段就抱怨过这个问题(他们还招待了德国球员的妻子和女友)。尽管英国要求另一种选择,而秘鲁刚刚搬出了更受欢迎的瓜纳华托酒店,但他们被告知,改变计划为时已晚。

所以回到瓜达拉哈拉,班克斯“在酒店里度过了一个不舒服的夜晚,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上厕所上”,然后在去里昂的旅途中,他“遭受着

严重的胃痉挛”,感觉“即将发生剧烈的呕吐或更尴尬的事情”。他一到就直接回房间休息了。

“问题是,我经常生病(或者更糟),以至于无法休息,”他写道。“这不是‘正常’的胃部不适。我觉得自己像小猫一样虚弱。我的四肢疼痛;我的胃拥挤。我继续流汗,颤抖着,就好像我在冬天被推到外面,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那天晚上,我关在厕所里的时间比躺在床上的时间还多。”

队医尼尔•菲利普斯(Neil Phillips)对他进行了评估。他在自己的自传中写道,与班克斯的回忆相反(菲利普斯是一位多产的记笔记者,应该是一位可靠的证人),“他整个下午都在睡觉,没有再腹泻,没有症状,感觉好了一点”。第二天早上菲利普斯又来看望他(“他睡得很好,没有任何症状。他建议他卧床休息,但随后就被打包送到体育馆。班克斯离开时,他接受了体能测试。

“我以前看过阿尔夫的体能测试,”他写道。“他们都是非常严格的训练,我知道如果我能以合理的状态通过测试,我就能很好地参加对西德的比赛。”班克斯被带到酒店旁边的一块草坪上,并被要求慢跑到附近的一棵树旁。成功地做到这一点之后,是时候进行一些节约实践了。

“我用尽全力用脚趾头上下弹跳。做了一些伸展手臂的动作,然后吐口水到我的手掌上,准备进行预期的扑救练习。(拉姆齐的助手)哈罗德·谢泼德森腋下夹着一个球滚过草坪,就像一个父亲对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那样。球后面的力量是如此之小,它只是刚刚到达我。我弯下腰捡起球,扔回给阿尔夫。

“你感觉如何?”阿尔夫问。

“好吧,我想,”我回答,不知道体能测试什么时候开始。

“太好了。”你来吧。”

赛前的球队会议之所以召开,是因为拉姆齐的卧室里没有其他合适的场地。“我坐在门边的地板上,”班克斯回忆道。当艾尔弗开始说话时,我开始呻吟。肚子又抽筋了,而且是剧烈地抽筋。我几乎什么也没吃,而且不可能有更多的了。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我的衬衫被我自己的汗水粘在身上,大汗珠在我的额头上形成,然后顺着我的脸流下来。”

“房间很小,整个队伍都挤在里面,”菲利普斯在他的书《世界冠军的医生》中回忆道。“虽然所有的窗户都开着,但天气非常闷热。会议期间,戈登·班克斯头晕目眩。我把戈登带回他的房间,认为他不适合比赛,并建议他呆在床上。”

英格兰的阵容包括守门员亚历克斯·斯特普尼和切尔西的彼得·博内蒂。斯特普尼曾在几个赛季前随曼联夺得欧冠联赛冠军,但他唯一的一次国家队出场机会是在决赛前一周对阵瑞典的友谊赛中获得的。凯特代表英格兰踢了六场比赛,只有一场是友谊赛,只丢了一球。他被告知要准备比赛。

包括对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的赛前友谊赛,英格兰在南美踢了五场比赛,班克斯每分钟都在场上。博内蒂只踢过一次,是在对阵哥伦比亚俱乐部的一场二线友谊赛中。他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准备面对德国人。

世界杯精彩瞬间之戈登·班克斯受伤在1970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中,英格兰的彼得·博内蒂只能眼看着着弗朗茨·贝肯鲍尔的射门从他面前擦身而过,帮助西德队从2-0落后的状态中卷土重来。

    一小时后,英格兰2-0领先并取得了控制权。不过,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比赛进入第69分钟,弗兰茨·贝肯鲍尔在禁区边缘射门,球从博内蒂脚下反弹进入球门,比赛重新开始前,拉姆齐换下博比·查尔顿,换上科林·贝尔。换人是在进球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大概是为了避免球队中年龄最大的球员体能严重损耗,让他能在半决赛中出场。尽管如此,拉姆齐还是坚持了下来。“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查尔顿后来说。“我觉得我可以跑一整天,即使我们在里昂和6000英尺的高空。德国队在6分钟后扳平比分,乌韦·西勒头球破门,盖德·穆勒在加时赛中攻入制胜一球。

阿兰·鲍尔后来说“这是一场如此奇怪的比赛,”。“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一边倒的国际比赛。我们的统治力如此之强,毫无疑问我们会

赢。我们以2-0领先。我不敢相信这是多么容易。贝肯鲍尔的一记伺机的射门击中了博内蒂的脚下,这改变了整场比赛。我主宰了比赛75分钟,但我们还是输了。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在我的足球生涯中,这样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对一些人来说,这场比赛的输赢是由主教练和他们的换人决定的,这很新奇。赫尔穆特·舍恩在下半场启用边锋尤尔根·格拉博夫斯基,后者在边后卫特里·库珀的“放手一搏”(用阿兰·穆勒里的话说)中发挥了毁灭性的决定性作用,而拉姆齐只对球队产生了负面影响。

世界杯精彩瞬间之戈登·班克斯受伤1970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输给西德后,博比·查尔顿从球队教练阿尔夫·拉姆齐身旁走过。

    贝肯鲍尔说:“在我看来,我已经在飞机回家了,但是拉姆齐在召唤查尔顿时犯了一个战术错误。” “贝肯鲍尔一直在照顾博比,突然他开始给我们带来麻烦,比赛离开了我们,”库珀说。“这太疯狂了,因为我们绝对是在盯防它。”

拉姆齐从不承认错误或后悔,他为自己的行为辩护。“我从来没有见过英格兰队如此轻易地丢球,”他说。“他们的进球很糟糕。没有一支球队——至少没有一支像英格兰这样强大的球队——应该失去两球的领先优势。整个事情都是不真实的,是一种自然的怪癖。英格兰队打得非常好。有一个小时,他们表现得非常出色。德国人从来没有参加过比赛。如果我能再做一次,我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不过有一件事是毋庸置疑的:博内蒂应该挡住贝肯鲍尔的射门,或许还有西勒的头球。“我认为彼得应该得到它,事实上十有八九他会得到,”马丁·彼得斯(Martin Peters)在他那本关于世界杯的书中写道。该书于当年晚些时候出版。“我不是在责怪他,只是在表达我的观点。我非常肯定,如果他当时在场,班克斯肯定会阻止他这么做的。”

“第一个进球是维他麦的进球,”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球员告诉《观察家报》的记者。而第二个也没有那么多。但是你得为彼得感到难过。班克斯似乎是在周六晚上越过蒙特祖玛球场的,而他则是在周日早上打球。当时彼得在旁边,在小组会议上摔倒了,有人告诉他半小时后他就回来了,然后我们就出发了。难怪他那么紧张。他在比赛开始的时候有很多机会,也许他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在贝肯鲍尔将球打进之前,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在那种情况下,门将没有机会站稳脚跟。

博内蒂受到了如此严厉的批评,以至于他的母亲一度给一家报纸写信,要求他们不要再那么刻薄。他再也没有为英格兰踢球。“我不会受墨西哥发生的事情的影响,”那年夏天,他坚持说。“好的比赛,坏的比赛——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一旦他们结束了,我就会忘记他们。对西德的比赛也是如此。我知道有很多人批评我当时的表现,但我不断担心又有什么用呢?墨西哥现在只是一个回忆。伯内蒂第二年随切尔西赢得了优胜者杯,1979年退役,成为马尔岛上的一名邮递员。

世界杯精彩瞬间之戈登·班克斯受伤1970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对阵西德后,英格兰门将彼得·博内蒂垂头丧气地走出了球场。

    英国阵营中的一些人认为,班克斯的病不像导致这种病的啤酒那样难以下咽。世界杯前夕,博比·摩尔在波哥大被捕,他被控从珠宝店偷了一只手镯。在对阵巴西的关键小组赛前夕,墨西哥球迷们吵吵闹闹地敲打垃圾桶,让球员们彻夜未眠,而警方却无所事事地站在一旁(情况如此糟糕,以至于凌晨4点,一些球迷穿上英格兰队的运动服,被赶出酒店大门,希望制造噪音的人以为球员们已经被疏散回家了)。

世界杯结束后,《每日电讯报》足球记者鲍勃·奥克斯比在回家的路上在华盛顿停留,看望了他的堂兄、参议员斯图尔特·西明顿。西明顿告诉他——这是开玩笑还是真的,目前还不清楚,尽管这听起来有些牵强——中央情报局是班克斯食物中毒事件的幕后黑手,目的是让被认为有可能阻止巴西参加世界杯的唯一一支球队退出世界杯,因为巴西的政治局势一直引起华盛顿方面的担忧。

“就食物和饮料而言,我们什么都一起做。我们都吃同样的东西,我们都吃盐片和各种各样的药片来保护你的胃,这就是为什么很难理解。”

显然,一个破坏者很难选择比英格兰的护身符门将更好的球员来下毒。“比赛结束后,我去找阿尔夫,但我找不到他,”《每日镜报》资深足球记者肯·琼斯对杰夫·道森说。“球员们被淘汰出局。最终,我发现他和西里尔•布罗德里克一起住在自己的小木屋里(布罗德里克为旅行社托马斯•库克工作,负责英国的旅游安排)。


GK体育版权声明丨本站所有介绍的电影均不提供下载服务!影片交流群:834512724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请著名出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9 + 5 = ?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